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南安乡贤联谊会

http://mfcy888.blog.163.com

 
 
 

日志

 
 

红监会奈何不了“美美”们,红会靠谁救赎?  

2013-06-26 23:19:11|  分类: 休闲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中国红十字会因遭遇“郭美美事件”陷入信任危机。面对公众质疑,为了公开透明行使红十字会的职责,去年12月7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红监会”)成立。但是,仅仅过去了半年,因在重查郭美美事件上的反复、对自身定位的不清、委员被曝与红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等事件,红监会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昨天,红监会召开媒体见面会称,该组织被重新定位为红会与公众的“沟通桥梁”。从最初章程上的“第三方监督机构”,到现在的“沟通桥梁”,红监会的委员们也很纠结。(京华时报6月15日)

       红会社监委的委员们自己对自身的定位都感到纠结,这还真是讽刺,不过也算是对过去公众的质疑作出了一个无奈的澄清,不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机构呵,不再自诩为“第三方监督机构”了,终于还原成了一块慈善的遮羞布、成了鸡肋,“美美们”终于可以继续玩弄红会于胯下了,反正谁也约束不了这个副部级的官办“协会”。只是丧失了基本的公信力后,如何继续披着慈善的外衣欺世盗名、骗取善款,则成了巨大的疑问。

       一个不能靠自身的制约机制约束、又缺乏外部监督的所谓公益机构,很难上人相信过去屡屡发生的丑闻会得到根本的收敛,至少公众没有看到它们有自省的能力;现在就连号称红会的“第三方监督机构”的红会社监委在反复演绎重查郭美美事件的活剧后,也不得不承认其实他们也不过是红会的一个“沟通桥梁”,说好听是沟通桥梁,说得难听就是一个附庸机构,一个与红会穿一条裤子的利益共同体;虽然声称不参与红会的项目,但甚至他们的活动经费来源,目前都成了公众质疑的对象,如果是红会养着红监会,那寄希望于它来监督红会,岂不是缘木求鱼。

      不过红监会倒是说了些实话,比如并没有法律授权的调查权,只有建议红会协调国家相关部门进行调查的权利。如果重启调查,首先需要有国家公权力部门介入,其次需要比前次调查更新的证据。那么没有调查权,红监会又能干什么呢?难怪一下说要调查,一下就说不调查,其实这个红监会从一开始本来就从职能到机构设置上不能起到监督红会的作用,红会当然也就根本不会将这个所谓的“第三方监督机构”放在眼里,并继续他们过去那种官僚式运作,继续毁坏着中国的公益事业形象。

      现在很多人都试图通过重查郭美美事件来澄清并重树红会的形象,甚至将这一希望寄托在红会社监委的调查力度和结果上,但我认为,继续调查郭美美,充其量也仅仅只是一个形象工程,真正的问题还是红会内部的管理,还是红会的组织结构存在的与生俱来的漏洞,如果不从红会的根本体制上入手,不通过体制变革将红会还原成一个符合国际通行的公益操作规范组织,那你就算这次搞定了郭美美,将来还会出现刘美美、王美美,前赴后继的“美美”们,管得过来吗?

      其实公众所期盼的红会透明的运作机制并不复杂,就是要及时的向社会公示其收支账目,行动计划,以及如何合理的调节运作经费,只有做到了账目公开透明,并从自身机制和外部监督上建立一个完善的、并符合规范的实施和监督机构,才能一步步取信于民,才能杜绝“美美”们象寄生虫一样依附于公益机构的躯体上,才能防范那些机构管理人员假公益慈善之名,滥官僚体制之权。所以所谓重查郭美美,本身并不重要,问题还是出在红会自身,腐败来源于权力缺乏监督,来源于善款运作的不透明。

      如果红会的一切运转能制度性的摊在阳光下接受全社会监督,如果能改变其官办的官僚体制,其实就算红监会只拥有内部的调查权,同样能起到配合国家法定调查机构的监督和调查,当然如果作为第三方监督机构,公众同样期望其能够有独立性有资金保障,而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红监会工作必要的运营费用由红会承担,使他们天然的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再次陷入中国官场式监管怪圈。甚至我认为,红会可以变成民间组织,而红监会则可以成为官办监督机构,经济上互不隶属,互相独立,业务上专业监管。

      中国的红会因丑闻不断、问题重重,目前几乎公信力丧失殆尽,现在似乎已经到一个严重伤害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状态,中国人向来并不缺乏爱心,四川汶川大地震时公众的表现就已经彰显无遗;而现在的结局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公众的对红会这个官办慈善机构的运作严重缺乏信心,绝非一个郭美美现象那么简单,郭美美只是一个导火索,只是让公众管窥到了一个没有节制、缺乏监督、缺乏透明机制的捐款机器,试问公众的爱心还敢随随便便的交到这样一个吞钱的机器里面吗?

      红会到底要如何改革?谁来监督红会?或者说红会靠什么来救赎?显然这已经成了人们关注的问题;红监会当然救赎不了红会,靠红会自我救赎也不靠谱,而重查郭美美来重塑形象听起来更象一个笑话。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